一开始黑裙女子以为秦子墨的这一剑是故弄玄虚,可没过多久,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隐隐有些刺痛。

准确来说,是灵魂的刺痛感令身体的每一处都遭到了撕裂的伤势。

“灵魂攻击!”

黑裙女子这才反应了过来,咬牙切齿。

黑裙女子立刻盘膝而坐,开始调息,一定要以最快的时间将刺入灵魂的那一道剑意逼出来,时间长了肯定会对灵魂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势。

只是一招交手,擅长使用音律灵魂攻击的黑裙女子,便败给了秦子墨。

秦子墨开始对付其他的妖孽,没有分心。

“第二式两仪,两仪八卦,无相无形。”

秦子墨手中的青绝剑在虚空中转动了一圈,形成了一个阴阳鱼的图案。

随即,秦子墨将青绝剑轻轻点在了黑暗阴阳鱼的中央位置。

刹那间,阴阳鱼宛如活了过来一般,黑鱼和白鱼游荡于虚空之中,朝着数位妖孽而去。

等到阴阳鱼接近了攻击过来的妖孽时,霎时间化为了锋利的剑芒,散发出了森寒的不朽剑意,蕴含了古老的道韵,令众妖孽节节败退,不可与之硬扛。

“第三式沧海,千古风流人物,皆为一抔黄土。”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

与这旷古的天地相比较起来,万物生灵都显得极为的渺小。

而秦子墨则是要以渺小之身躯,与这苍天论高低,踏遍山河地界。

轰隆——当秦子墨的这一剑斩出,各方的妖孽全都倒退了很远,他们施展出来的手段神通全都被荡灭了。

二十余位妖孽联手与秦子墨一战,竟然没有立刻将秦子墨镇压了,甚至还隐隐落入了下风。

各方仙域的强者看着这一幕,全都痴傻住了。

“秦子墨他到底有多强啊!”

众强者发现秦子墨犹如一口漆黑的深渊,永远都看不到尽头。

“面对年轻一辈最强的这一批人,秦子墨都能游刃有余的应付,实在是可怕。”

原本以为秦子墨最多只是比各方仙域的妖孽强上一筹,二十余位年轻一辈的人杰合力出手,可以轻易的将秦子墨击败。

现在看来,众人还是小觑了秦子墨。

“来自凡间的人,竟然有这么恐怖,让人骇然。”

以前谁能够想到凡间的修士可以力压仙界的同辈妖孽呢?

众妖孽将自己的底牌纷纷施展了出来,各种道宝神通遍布了这一方虚空,山河破碎,空间扭曲。

上百个回合以后,众妖孽将秦子墨团团围住了,内心惊颤不已。

起初众人还打算在数招之内将秦子墨镇压,如今回想起来真是痴人做梦。

“要是我等联手还输给了他,以后还怎么抬头见人。”

“他真的是从凡间而来的修士吗?”

“我等若败,道心必将有缺,无缘大道。

这是我们最后的尊严,绝不容失。”

一位位妖孽铆足了干劲,哪怕付出极大的代价也要将秦子墨给打败。

这一战关乎到了他们的道心和尊严,老一辈的强者都不会出言阻止。

“世间居然有这样的怪物。”

隐匿于暗中的老古董们一个比一个震惊,遥想他们年轻的时候要是碰到了如秦子墨这样的强敌,恐怕一辈子都生活在阴影之中,修行之路上充满了阻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