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昏时分,太阳西歇,夜幕渐渐笼罩,整个游乐场显出一片朦胧。

林浩然跑了一身汗,内衣都湿透了,胡怡赶紧过来为儿子擦汗。

“浩然,累不累?”女人问。

“不累,挺高兴的,我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。胡阿姨,不知道为什么,跟你在一块特别开心。”林浩然绝不是拍马屁,真的很开心。

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,儿子跟娘本来就有种天然的血缘关系,这种关系别管隔断多久,距离多远,只要相互靠近,那种亲近就会油然而生。

因为二十四年前,他们是一体的,他是从母亲的身体里分离出来的,他们的肉在一起,血液流淌在一起,包括心跳都是一个频率。天生的默契无法阻隔,也没有人可以改变。

“浩然,饿不饿?阿姨陪你一起吃饭,你想吃什么?跟姨说,姨都做给你吃。”

“胡阿姨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林浩然真的迷惑不解,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阿姨温柔得……的确有点过分。

“因为阿姨跟你投缘啊?说呗,想吃啥?”

“我想吃……红烧肉,前面就有一家饭馆做得不错,不如我请你吧?”林浩然觉得应该请客,胡阿姨等于是他的客户。

嘴巴一张就让他节省了十万块,十万块可以吃多少红烧肉啊?

“咱不去饭馆,去酒店,阿姨帮你做行不行啊?”女人笑眯眯问。

“为什么要回去自己做?饭馆的饭才好吃呢。”

“饭馆的饭没有阿姨做得好吃,我想你吃我亲手做的饭。”女人的样子像是在乞求。

“好吧,那我就陪着您吃点,尝尝胡阿姨的手艺。”

就这样,林浩然跟着胡怡一起回到了酒店,红烧肉是女人亲手切的,锅盆碗盏是她借用酒店的,包括调料,也是酒店供给的。

女人将酒店的后厨承包了。胡怡之所以亲手做饭,同样是为了弥补儿子。

二十年了,儿子没有吃过自己一口奶,没有吃过自己做的一顿饭,作为一个母亲,感到非常羞愧。

不让儿子吃到自己亲手做的饭,她死不瞑目。

饭菜做好,端进了套房,红烧肉,木须肉,鱼香肉丝,黄焖鸡……呼呼啦啦摆了一桌子。

“浩然,别客气,动筷子,吃啊。”女人赶紧招呼他。

“哇!好丰盛,胡阿姨,您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?太破费了……。”林浩然使劲咽了口唾沫,觉得奇怪,女人对他的口味简直了如指掌。

“听你爸爸说,你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些,所以就做了。”

“林博飞!你认识林博飞?”林浩然吃了一惊,立刻意识到,自己做的这笔生意如此顺利,是不是跟林博飞有关?

我说胡阿姨这么慷慨,还让利十万块,原来是林博飞的旧相识。

这就放心了,至少女人不会在林博飞的面前耍手段。老林可是个狐狸一般的人物,没人敢欺骗他儿子。

“是啊,认识好多年了,我跟他是同学,所以我对你很放心,看做是晚辈。今天你陪着我逛了公园,游乐场,还陪着我吃饭,阿姨很开心,这次回国……知足了。”

林浩然心说:妈的!走到哪儿也无法摆脱老头子的魔爪,这老家伙到底有多少同学?每一个都那么有钱。

既然是这样,那就吃呗,不吃白不吃,所以他抡开腮帮子,呼呼啦啦吃起来。半碗汤也没剩下,吃了个肚子浑圆。

吃完抹抹嘴,还感到回味无穷,接连打好几个饱嗝。

胡阿姨没有吃,一直托着腮瞅着他。他吃得兴奋,她看着也快乐。

“吃完了?”女人问。

“完了。”

“好吃不?”

“好吃,”林浩然松松裤腰带说。

“喝口水,阿姨还有事儿要问你。”

“阿姨您问。”

“浩然,你有女朋友了没?介绍给阿姨认识一下呗?”作为一个母亲,当然要关心儿子的婚事儿,所以他有没有女朋友很关键。

林浩然不说话了,脑袋立刻低沉下去,女人的话一下让他想起了小樱,勾起了伤心往事。

唯一的女朋友跟人跑了,说出来没面子,干脆不说了。

“没有。”他摇摇头道:

“你长这么帅,怎么会没有女朋友?要不然阿姨给你介绍一个?”胡阿姨托着腮,仍旧笑呵呵瞅着他。

“别,阿姨,千万别!从前有过一个,不过已经吹了。”林浩然觉得这些没必要跟她说。

“是不是叫张小樱?”女人接着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