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他和安小朵在崖底,原以为必死无疑,可是,人生总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,她不甘心的一声大叫,居然惊动了峡谷上的人,而她的一袭红衣,让上面的人一眼便看到了她,原来,所谓的悬崖,也没有多深,只是因为终日云雾缭绕,才给人造成了错觉。

他们被路人的一根绳子拉了上去,重回了断崖村。

若是死了,便万事皆休,可是活着,面临的问题依旧,洛熙决定和安小朵在断崖村定居,他不想再因为母亲的目光而动摇,再与安小朵错过,也许,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,可是,只要能相爱相守,一切足矣!

绿痕没有随温宁回去,温宁说了很久的话,她流着泪,却还是坚定的摇头,也许,他们真的累了,再也无法相伴着走下去,也许,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隔膜,再也回不去了,爱情是这样的,她不是永远都在,看着温宁悔恨的目光,洛熙心里打了个寒战,差一点吧,差一点,他就会和温宁一样,永远的失去心中至爱。

所幸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来得及说这几个月来的思念和爱,来得及跟她一起看花开花谢,日出日落,来得及好好的相守,细水长流的相爱。

红芷和何宇也暂时在断崖村住了下来,为了重得美人心,何宇对她是百依百顺,就差没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她了,良好的表现终于得到桐美人原谅,终于抱得美人归。

袁朗一场柔情终成空,落寞了好久,安小朵心中不忍,给他讲了一千零一夜故事,她与洛熙的故事,从初识到感情萌动,山洞里定情,家中剧变,误解,原谅,相随,相爱,相守,袁朗在屋子里听得感慨万端,洛熙在屋外听得泪如雨下。

温宁一个人孤独的离开了断崖村,绿痕去送了他,牵着袁礼的手,身后是他们的媒人,那匹身上有着梅花形印记的马,温宁惆怅的回头看了一眼,突然想起几年前在医馆,她照顾他,像照顾婴儿一般的细心体贴,可是,他后来回应她的,是争吵,是厌烦,是无穷无尽的冷漠。

一个月后,绿痕突然怀孕了,不久,安小朵和红芷也相继传出喜讯,谁也无法说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许,是断崖村的水,真的有一种奇怪的疗效,上天总是那么喜欢跟人开玩笑,你想要的时候,他总是不肯给你,而当你已无所求时,他却赐予你大大的惊喜。

安小朵临产那天,洛熙立在产房外,紧张的数了一晚的星星,等到稳婆欣喜的跑出来,告诉他自己的妻子生下一对龙凤胎时,他眼中的星星,在瞬间开出无数朵花来。

自此,生命中便满溢花香,满是芬芳。

自此,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再无忧伤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