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黑风高。

倒塌的松柏张牙舞爪,阴森森的宛如恶鬼。

夜风拂动枝叶,簌簌作响声似那凄凉的哭嚎。

沈缘垂眸看向手中的半支断笔,感受着扑鼻的腥臭,沉默良久,突然笑了。

洁白的牙齿略显森寒。

他抬眸朝木仙庵中看去,淡淡道:“出来。”

话音落下,院内徐徐钻出一道身影,她扶着门栏,胆怯的朝外面看来。

杏仙的眼神颇为复杂,虽有几分欣喜和惊讶,但却敌不过那浓郁的紧张和畏惧。

她早已明白,哪怕随着孤直公学人行善,在面临生死危机之时,天际也不会有托塔李天王带着天兵天将而来。

天阙太高,人间太矮。

仙神放眼望去,视线所及之处尽是安详,却是看不见她们的。

做人……亦或者做妖,还是要脚踏实地,随波逐流总比横躺岭谷许多年无人问津的要好。

“……”

沈缘静静注视着对方,像是看明白了什么,踱步朝着几颗倒塌的大树走去。

他伸出手,掌心多出一层氤氲仙光。

手掌缓缓朝着那豁口处的污秽抚去。

“天君不要!”杏仙见状,终于跑出木仙庵,满脸哀求的望着青年。

沈缘停住手掌,侧眸看过去。

“它们会死的……”杏仙用力摇摇头,她还有半句话没说完。

天君可以随性做事,心念通达以后便可直接回天庭,妖魔再凶再狠也不敢跟上去,然而她们这群树精却只能呆在荆棘岭上。

那污秽虽腥臭,但也能活命。

况且,若是祛除了污秽,那妖魔再上荆棘岭时,她们又该如何自处。

听了杏仙的话,沈缘伸出指尖触在那松树上。

片刻后,一个气息萎靡的老人从树身中走出来,他背脊佝偻,面容呆滞,眼底猩红似海。

老人看清身前人的模样,猛然挥爪砸去!

沈缘并未多言,伸手擒住对方的手腕,居高临下的俯瞰而去,双眸中同样有猩红翻滚,要比老人的浓郁千百倍!

滔天的妖气毫不掩饰的将其笼罩进来。

在如此悚然的气息冲击下,孤直公差点吓得肝胆俱裂,眼中恢复了些许清明。

他呆滞许久,眼眶中突然多出两颗浑浊泪珠。

在这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瞬间,老人第一反应却并非求救,而是五官扭曲的哭嚎:“天君,我等的修行和心性没有了,全都没了!”

他带着几颗老树教人识字,分发粮食,靠着双手积累下来的多年苦功,全都毁在了那一滩污秽上。

孤直公活了千年有余,此刻却像个无助的幼童,咕咕噜噜的呜咽。

沈缘淡然的看着他,突然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:“回去休息一会儿。”

在手掌的推动下,老者轻飘飘的钻回了松树里。

沈缘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诉求,动作间也不再犹豫,果断的用仙光抹去了污秽,指尖掠过树身,已经被浸染的部分全都化作木屑散落。

杏仙怔怔伫立在旁边,眼底涌现悲伤,终于愤怒道:“天君救不了我们,又何苦再伤害我们,我等只想活着,到底有什么错!”

即便是被污秽浸染的部分,照样也是孤直公的身躯。

如此行径,与那千刀万剐的凌迟之刑有何区别。

沈缘仿若未闻,直到将那松树剥到只剩一颗树芯,这才轻轻拍了拍它:“辛苦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